2006年1月29日星期日

在外地過年

這是我第三次在外地過年。

第一次在是95年在美國懷俄明州。對!懷俄明州,就是斷背山的所在之地!住在州內數一數二的大城巿Casper,高山、河流、草原、曠野、樹林、牧牛場、農家、牛仔牛女……所有有關美國西部的聯想,在這裏一一體現(詳情請看《斷背山》)。但城內的中國人用一隻手可以數完,而我便佔了其中一指。那年是姐姐致電來:「喂!向爸媽拜年啦!」我才恍然大悟,噢!新年了!接着她便把電話傳給父母,話筒即傳來爸媽熱情的歡笑聲……

第二次是去年在日本東京。家裏沒有外遊度歲的習慣,因媽媽是娘家的大女兒,外公外婆去逝後,她便是家中的最高長輩,每年大年初一,全家須留守家中,等待/招呼各方親友到來拜年。為此,媽媽更會漏夜蒸好幾底年糕蘿蔔糕芉頭糕,大派給各位到來拜年的親友。不知這是否傳統的傳統,不過,這樣的等待、忙碌,我家做了好幾年。去年我便首創家族裏特意在新年期間外遊度歲的先河。一心以為外遊避年可一嚐異國風情,然而在大年初一的東京,街頭街尾百貨店旅遊景點入耳最多的是廣東話,大家高談闊論廣東話,旁若無人。異地聽見廣東話,我總會多望兩眼。噢!又是一家香港人!然後,對方回望兩眼,接着大家若有所悟地點頭微笑,之後便繼續各自的行程。其實,在我們抵步的第一天,在酒店的門口已碰見不相熟的友人,真巧!住在同一間酒店的我們,接下來的幾天,出出入入撞口撞面,重溫大學時期的hi-bye情誼。在農曆新年,外遊度歲的香港人把東京變成了一個小香港。

第三次便是今年了。早在前三兩星期中文電視台已開始以刻板的廣告(某師奶某名人拿起某貨品大讚一番)疲勞轟炸式提醒大家新年將至,又是時候辦年貨啦!快來唐人街吧!糕點、海味、年花、燒味、年貨已在各大商號等你帶它們回家,快來吧!消費,依然是迎接佳節的主要活動。而這兩天廣告則主要成了某某商號祝大家狗年xx,財源廣進之類。農曆新年是中國人的節日,沒有公眾假期,只恰巧是週末週日,街上依然熱鬧,但要有過節氣氛、投入過節活動便要到多中國人的地方,而住在近西人區的我們,區內沒有絲毫新年氣氛。那麼年廿九和大年初一,我怎過呢?

1)年廿九早上的晨光,真美!

2)下午本打算往唐人區走走,但人多車多,找不着地方泊車,便回家自製新年氣氛算了:吃年糕和煲翻梘碟(在這裏通街是翻版,想買正版,好艱難!尤其是在香港上映過的戲。)年糕是朋友送的,懶得煎,只以微波爐弄熱,軟綿綿,一樣好吃。而在這一天內,我看了:《雀聖》、《神話》、《寶麗金紀念專輯》以及半集的《奪寶奇兵》第一集。這些都是在Joyce借回來的過期新年「戲寶」。按她說《雀聖》好抵死,《神話》好迷離,《寶麗金》好正,而《奪寶奇兵》是放在碟袋內,一併拿來而已。但《雀聖》於我恍如在看八十年代的作品,是一套炒埋一碟的戲,王晶啊王晶!元秋加元華好悶,再加阿旺更悶!我是按着fast forward看完的。至於《神話》,大哥作品一如既往,打打打和打。反而片末的「蝦轆」鏡頭最好看,特別推介黃合喜認真地、流利地說出完全走音的普通話。看了兩套可看可不看的戲後,再看《寶麗金紀念專輯》真是如獲至寶。碟內一次過回味寶麗金一手捧紅過的歌手發蹟史及其成名金曲:露雲娜、譚詠麟、張學友、黎明、李克勤、徐小鳳、陳慧嫻、周慧敏、關淑怡、區瑞強、達明一派、草蜢……除了露小姐之外,其他的都是伴我成長,當年在歌壇別具一格、紅極一時的歌星……以前的歌真的很好聽。緊接着看《奪寶奇兵》,但看了一半,我便發現原來此戲已於多年前在明珠台看了N次﹐便沒有看下去了。

3)晚上,吃了有雞有鴨有冬菇的年夜飯。那是Nica家的家常便飯。之後,我很乖地留下幫忙洗碗。相信這是我在雞年裏對Nica家的最大付出,因為在眾項家務中,我最討厭洗碗。在家,姐姐便常譏笑我是十指不沾洗碗水。

4)晚上九時,再次致電回家向爸媽拜年。其實中午已致電回家(其時剛好是香港年初一凌晨),新蒸頭早上,再恭賀一次,皆大歡喜。那時,爸媽在登山晨運,很健康快樂,說正打算回家恭候各位親友拜年造訪。媽媽不忘問書:「印尼話新年快樂怎說?」我啞了。爸爸說:「等你回來,我們再一起去各親友家拜年,好嗎?」當然好啦!

5)年初一,天氣轉差,整天下着毛毛雨,於是繼續留在家看碟應節。今天打算看早前錄下的第三輯《24》,與Jack Bauer刺激過新年。

4 則留言:

洛奇飞 說...

神州呈异彩,琼枝玉树添新果;
特色蔚奇观,北国南疆涌大潮。

呵呵,呵呵呵.....

新春快乐!

jim 說...

哈,我年紀比你大了,因為路雲娜是我那年代的,她的「荳芽夢」當年迷倒不少初中生;)

StupidHollyWolly 說...

露雲娜?很好聽的名字,但她是誰呀?

鳳凰藍 說...

燕子,謝謝你!

jim,對啊!張碟都有提及她的那首《荳芽夢》啊!可惜沒有播出來,反而播了她唱的英文歌,當年只是中學生的她,字正腔圓,真不錯呢!

傻貓,露雲娜是寶麗金早八十年代初的歌星啊!據張碟來看來聽,是人靚歌甜o架!不過,內裏沒有說她後來怎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