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5日星期四

剪翼的鸚鵡

除夕夜去了雷蒙的家倒數。第一次去雷蒙的家,第一次見他的寵物——七彩鸚鵡。

鸚鵡是雷蒙的新寵,以相等於港元七千元購入。鸚鵡羽色光鮮斑爛,個子小巧,精靈活潑,喜歡歪着頭觀察人們。進門時,牠便衝着我叫了幾聲。雷蒙說那是表示牠歡迎我來。

雷蒙極寵愛牠,整晚也把牠放在肩上,不時和牠「對話」,又以蔬菜逗牠玩。雷蒙問我要不要也試試把牠放在肩上玩玩,我謝絶了。小時候養過雞,對於禽鳥,我是止於遠觀的。

小鸚鵡真的很乖巧,只是留在雷蒙的肩膀上,不會飛開。我便對雷蒙說:「你的鸚鵡真乖!不會飛開的。」

雷蒙笑了笑,說:「那裏!我剪了牠翅膀下的羽毛,牠才不會飛啊!」

「甚麼?」我把眼睛瞪得大大的,驚訝地說:「為甚麼要剪牠的羽毛?」羽毛是鳥類最大的本錢啊!

雷蒙拿下鸚鵡,打開牠的翅膀,展示給我看。果然,小鸚鵡翼下的羽毛被剪了一大半,表面看不出來呢!

「如果不剪這些羽毛,一放牠出來,牠就會飛走的。我買回來的時候,店主已幫牠剪了翼。現在牠長了一些新的羽毛,遲些我要再剪了。」雷蒙解釋道。

我仍是不解。剪了翼的鸚鵡,不能飛的鳥兒,還有甚麼意思?

雷蒙見我不語,接着解釋:「大部分人養鸚鵡都會剪翼的,因為大家都愛捧着牠玩。要不然就不可放牠出來玩。要放牠出籠,就一定要剪翼,否則牠一離開籠,便會飛走的了。也有人拿小鐡鏈扣着牠的腳,好像狗繩的作用一樣,牽着牠。不過,我覺得剪翼是一了百了的方法。看!牠現在不是可以乖乖地和我玩嗎?」雷蒙拿着紅蘿蔔逗着已放回肩上的小鸚鵡。

「牠不痛嗎?」看着那一層層被剪的羽毛,有點心寒。

雷蒙哈哈大笑起來:「痛?怎麼會?你剪頭髮時,會不會覺得痛啊?」

我為之語塞。心裏仍想辯說了甚麼,但沒有說下去了。雷蒙便嘻嘻哈哈地說別的了。

整夜,小鸚鵡都是從一個肩膀移去另一個肩膀,大家輪流逗牠玩,除了我之外。

回家時,腦海仍不斷浮現那被剪的翅膀。是的,剪髮時,我是不會覺得痛。但若我的頭髮可以讓我飛,讓我擁用某種本領,別人剪它時,破壞它時,我一定會覺得痛,是心痛,因為除去的不只是沒有知覺的頭髮/羽毛。

11 則留言:

梁巔巔 說...

"讓我擁用某種本領,別人剪它時,破壞它時,我一定會覺得痛,是心痛,因為除去的不只是沒有知覺的頭髮/羽毛。

完全明白.

而且, 那隻鸚鵡根本沒有選擇權. 人強加了自己的意願在牠身上.

慘.

野蟹 說...

你也真感情豐富,也許那鳥兒根本不自覺自己不會飛,並沒有不快.一如在動物園出生的老虎,不會因不能失去兇性而不開心.

鳳凰藍 說...

野蟹,子非魚,焉知如之樂?其實我們都沒法去替動動說話,只是當我見到那一層層被剪去的羽毛,便覺得那鸚鵡是活生生地被人奪去飛的自由,很可憐了。

Felix 說...

Dear,

I agree with your point that human usually exercise our way of thinking on other species. Besides, only humans raise pets for pleasure.

A little off-topic: I don't know why layers of feathers had to be removed to prevent flying, but I remember that in chicken's case, just clipping part of maybe two feathers on one wing will provide sufficient disruption on the aerodynamics for a chicken to fly. BTW, clipping wing feathers should be harmless (except ability to fly, of course), just don't clip them too lower to the base, there are blood vessels there.

梁巔巔 說...

"子非魚,焉知如之樂?"

Keeee, 甚對!

但, 子非魚, 焉知魚不知魚之樂?" Kidding.

鳳凰藍 說...

Felix,不知道我有沒有理解錯,你的意思是否夾住一邊的羽毛以阻止雞飛?那樣雞會不會一樣嘗試振翅起飛,只是飛不起或飛得東歪西擺(因無法平衡)?若是,那大概和打跛牠一隻翼沒有分別了。雖然牠不痛,但看牠不斷地試飛,但卻無法正法地飛,好像更殘忍呢!

巔巔,這樣說下去never ending喎!請循其本。

梁巔巔 說...

Keeeee. Yes.

梁巔巔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ylin 說...

你好,路過看到你的網誌 ^^ 做得很不錯喔。

你這篇網誌讓我想起我家養的第一隻鸚鵡,一開始買來時店家也是幫他剪了羽毛,一開始聽到的時候也是非常驚訝、覺得他很可憐,他翅膀再長出來後,我們就沒有再帶去剪。
結果有一次出遊的時候,一個不注意他就飛走了。
我們留在當地找了很久,後來也回去過好幾次,但是再也沒看過他。
人豢養的鸚鵡很難在野外生活,不是死了,就是被人撿去養或是賣回寵物店裡。
有時候我會覺得當初弄丟那隻鸚鵡,說不定不是不想回來,而是回不來了。

其實如果讓他能繼續飛翔也會衍生出其他問題,因為飛出去後能再回來的少之又少(不是不認得路、就是被人抓走了,由其是鸚鵡又很值錢),而只能在屋裡拍兩下翅膀就撞到牆壁,對他來講到底是幸或不幸?!

我很喜歡看鳥在天空飛翔的樣子,但是比起這個,我更不想失去他。如果他能像獵鷹那樣吹一聲口哨就知道路回來的話,我很樂意讓他自由地飛翔。

話是這麼說啦,不過後來又養了好幾隻鸚鵡還是捨不得剪翅膀 = =||||

就這樣又飛掉了三隻,現在養的這隻已經快三年了吧,也是沒剪翅膀,偶爾放他在家裡飛的時候都要先檢查門窗,不過其實他也不太愛飛就是,也許是沒空間吧。

總之打了這麼多是想說啊,蠻多事情都是各有利弊的啦,要怎麼在其中取得平衡只能看各人了,畢竟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花了一堆錢和心思的鳥就這麼飛走了 .___."

對了還有你說不會飛的鳥有什麼意思,其實可多得呢,像我家鸚鵡就會叫全家每個人的名字,很多養寵物的樂趣還是親身體會比較能了解吧。

鳳凰藍 說...

sylin,謝謝你這麼詳細的分享啊!:-)
很同意「蠻多事情都是各有利弊的啦」愛飼養鳥兒又不想失去牠,自然想辦法去限制牠的自由……是故我從不養鳥。至於養寵物的樂趣,我是十分之匱乏的,所以我對於許多飼養寵物者的行徑,我是不明白的。這點在新的文章再分享。

stackey 說...

唉, 無辨法, 太多人想滿足一己之欲而任意奪去他人 / 物的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