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9日星期二

南韓示威者為甚麼要來

當政府調兵遣將,勤加演習劃區架欄嚴陣以待南韓示威者時,你會不會問南韓示威者到底為甚麼要來香港反世貿?

其實,那些南韓示威者是韓國農民的代表。他們說:「自從世貿於1995年成立,韓國農民的人口下降了一半,總體農民的負債上升了四倍,而韓國農民的平均年齡高達六十歲……韓國農業已面臨崩潰。這猶如將農業及農民的傳統生活判處死刑……韓國是個對務農生活極為尊重的民族,但世貿的行為卻令這些韓國文化中十分莊嚴的部分失去空間及機會……如果不對世貿及其他行為作出如此嚴厲的要求,韓國農民的生活必定無以為繼。這些都是我們三百五十萬韓國農民共同的心聲。為了這些原因,我們會於十二月來到香港,以這一種精神去反對世貿。

他們也不過是一班如你如我,辛勤工作,努力生活,想生活有繼的平民百姓。

然而,到底有多少人又真會聽到/了解他們的心聲,明白/肯定他們的訴求?

不勝唏噓。

~~~

梁文道在明報2005年11月30日社評‧筆陣《人家都要被煩死了,我們還在看戲》(節錄)

「南韓農民」這4個字在香港媒體的處理底下,已經成為「自焚」的同義詞了。看過那麼多有關的報道,甚至還有專程去南韓採訪的,就是沒辦法令人搞清楚「全國農民連帶」這個組織抗議的是什麼,和世貿又有何關係,只知道他們有什麼「戰略」,「戰績」又如何輝煌。「全國農民連帶」的代表為此還專程在上個月來香港開了記者招待會,想向香港人解釋他們的苦衷。怎料記者們對彼邦農業的統計數字和農民生活的歷史不大有興趣,倒是在提問時間問人家「你們會不會自焚」,使得南韓農民的代表為之氣結。

誠然,南韓農民的示威活動裏有過自殺的紀錄﹔我自己也不能認同這種示威方式﹔但是我們都不能否認自焚是一種世間最悲壯慘烈的示威手段。想想看,一個人要走到何種絕境,要背負了多大的仇恨和屈,要有多大的決心和意志,才能忍受那大火燒遍渾身上下的痛楚,慢慢致死的煎熬﹖任何有被火燒傷或者熱水燙傷經驗的人都應該問問自己。所以在人類抗爭的歷史中,自焚永遠是明志和佔據道德高地最有效也最極端的方式。越戰時期那幀自焚僧人於烈焰中靜坐的照片如此震撼人心,使人看後久久不能釋懷,是因為一個自焚的人等於把抗議的對象推到了一個難以自辯的道德困境﹕人家為了反對你居然連自焚這招都用上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因此自焚是種拒絕對話停止溝通的終極抗議,真真正正地毫不理性。但是任何一個正常人看到這種慘烈的場面都不可能無動於中,不可能不同情,更不可能不帶感慨地去輕輕問一聲﹕「為什麼﹖」有南韓農民自焚,就是為了讓世人去問「為什麼」,難道世界貿易組織就真的邪惡到這個境地嗎﹖難道這些農民就真給它逼到無路可走了嗎﹖為什麼政府宣傳廣告裏「陸叔」陳永陸告訴大家那個使我們「買又抵,錢又賺多」的世貿,竟然值得一個人用最痛苦的方法去結束生命來抗議呢﹖

~~~

「針唔吉到肉唔知痛」,我們可以不認同別人的想法,甚至可以不同情別人的處境,但絶不絶不可說一些涼薄的話﹐渲染抺黑,在別人傷口灑鹽。有這樣的必要嗎?做人要有點良心。

~~~

必讀:韓國農民致香港巿民書

延伸閱讀:
梁文道《人家都要被煩死了,我們還在看戲》
香港工人為甚麼抗議世貿?(留言更精彩)
陳景輝:韓農,近在目前

5 則留言:

cskiller 說...

無線早前有節目介紹(忘了是新聞透視還是星期二檔案),看到韓國農民真的很痛苦,在收成的日子,回裡瓜果豐收時,本應喜氣洋洋之際,卻只看到愁雲慘霧。農民把所有收成賣掉後的收入,抵不過借錢耕種要償還的債務。這是因世貿要韓國開放農產品市場,規定韓國不能補貼農民以達到所謂公平貿易,但美國的大量化生產農作物隨即以超低廉價錢輸入韓國,是美國政府暗中大量補貼美國農民所致,世貿又不管。現在,韓國僅存的農民中,只有種稻米才有可能維生,但世貿竟又要求韓國開放稻米市場,逼使韓國農民要走出來跟世貿抗爭。我們應該體諒他們的感受。世貿很多時只是美國用來打開別國的市場的工具而已。

cheryl 說...

老師,只怕在香港人們都太幸福了。莫講身同感受,要人們認真的對待都不易。

鳳凰藍 說...

我爸也向我提過無線的星期二檔案做得不錯,他看後很感觸……

Cheryl,對啊!所以很唏噓~~

Andrew 說...

之前對世貿問題不太了解,你的文章和連結是很好的介紹, thanks!

林輝 fred 說...

人手 trackback:
http://blog.lamfai.net/2005/12/blog-post.html

如果我有得揀-- 寫在世貿部長級會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