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7日星期六

在世界的另一端看反世貿示威(下)

網上討論/評論這次示威衝突的文章很多,看了,有些話真是不吐不快。

1. 有人把事情的矛頭直指警察,把怒氣全發在警察的頭上,憤憤不平地罵警察迫害、不人道對付示威者云云。我只想說警察也不過是執行任務,真正的黑手是「想要世貿的威風,不想要世貿的示威」的天真的香港政府,是強行不公平貿易條約的貿易強國。示威者不是警察的敵人,警察也不是示威者的敵人。若你說,警察也應有自主權,不應助紂為虐。你,將心比己,易地而處,所謂的自主權是否真的說得這麼輕鬆?請弄清批評和追究責任的對象。發洩,是無禮的行為。

2. 有說韓農的事不是世貿的問題,是他們自己的國事,在香港,他們也不過是無理取鬧,蓄意搗亂,搏同情,搏出位。我只想說,當劃清界線後,世界上其實沒有甚麼事是值得大家關心的,因為理性的分析後,每件事情都可以是以「不關我們的事」作為開解。但同是世界公民的大家,界線又是否可以劃得這樣清呢?請記緊,大家都是人。在追求公平、公義、自由、民主的美好世界之時,明明看見有人受欺,但卻若無其事地說「不關我們的事」而走開,於心何忍?世界之可愛是因為人間有愛,有同理心。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3. 有說韓農的情況總比不上非洲各國差,甚或在中國鄉村更慘更苦的大有人在,韓農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大家要關心,也應先去關心自己國家的人。我只想說,有人比韓農更慘,不是韓農不值得關心/同情的理由。一件不公義的事,不公義是在其本質,絶對不在於比較後。韓農的苦況困境是事實,不會因有人比他們更慘,他們就不苦不困了。

4. 有說示威去到埋身肉搏時,既然是敵對,就不能說警察濫用武力。我不明白為何不能。示威者可以是「暴民」,警察也可以是「暴警」。每件事都有底線,絶不能因敵對關係,而把一些不合理的行為合理化。從一開始,示威者和警察便有實力上的差距,這是不容否認的事實。要求警察以同等的武力/方式去和示威者打一場,根本沒有可能。但要求警察以合理的方法/武力去解決事情,不屬為過。最後,我想說,以同一個邏輯反過來說,便成了:去到埋身肉搏時,就不能說示威者暴力對付警察了。

你和我都是有些話想說,有些立場想表達,但想去說服人,想別人有共鳴,便要先說得合情合理。

11 則留言:

tungpo 說...

想問一句,若有國家的工人也依韓農之理,禁止以往受國家補貼而成長的韓國工業產品進口該國,則又是否公義?

南韓向來的自我保護意識及行為,我可看不出他們有幾尊重公平。只是輸打贏要吧!

人間要有愛,那期望能出口大米到南韓的泰農可否分一點?

匿名 說...

如果那些工人也如韓農一樣,被進口韓國工業產品弄至傾家盪產、自殺,我一樣會同情他們的訴求。我不認為為了一群人(人多)的利益而犧牲另一群人的利益(人少)就一定公義公平。

--Ivy

港燦 說...

各位充滿愛心的小朋友,請多些到灣仔消費,先把你們的愛心帶給灣仔的街坊。謝謝。

tungpo 說...

知唔知韓國政府只係考慮把進口的外國大米由佔巿場4%提升至8%呢?即係,韓國大米仍可佔巿場92%。請問有幾唔公平?唔通只要有人自殺破產就係唔公義唔公平?對南韓大部分人口﹝九成以上﹞來說,為了農民而日日捱超貴大米,又幾公平呢?

連日本都開始改革農業的時候,還去支持南韓農民繼續不思進取,靠保護主義苟延殘喘的人,有幾公義?

鳳凰藍 說...

通寶,可不可以提供多點資料?為何能佔市場92%的他們仍有這麼多人要挨窮?仍是生活無以為計?理應他們是很有錢才對!為何實況卻又非如此呢?是數字不正確,表達得不全面?或是農民把情況形容得言過其實呢?

Agnes Leung 說...

妳子的分析好有理據啊。同意。

匿名 說...

鳳凰藍,這裡有你要的數據

http://ball.mocasting.com/p/27257

匿名 說...

還有:

不過,儘管有強大的工會和農會支援,南韓農民收入一般相當低微。南韓農民的收入由上世紀70年代起便直線下降。直至2003年,南韓農民家庭平均收入只有 2.8萬美元(折合217056港元,在香港只屬一般個人收入中位數左右)。由1995年南韓進入世貿開始,南韓農民數目亦劇減一半。相比到香港示威費用,可知一般農民需動用全家整個月收入來港示威。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1408&Itemid=28

家庭平均年收入 HK$217,056,南韓農民真的窮嗎?他們窮,可能是由於高負債引起,跟97金融風暴,香港突然遍地負資產差不多。

當然,真正情況可能要遠赴南韓,問問南韓農民才清楚。但肯定南韓工會在香港所說的不是事實的全部。

鳳凰藍 說...

無名氏,謝謝你提供的兩條連結,助我解開心中的謎團。:-)

看很多網頁都是充滿數據和例證,自己則仿佛沒有甚麼數據,知道得不多的情況下,便已很同情韓農,好像有點傻或不智。但其實同情是否真的需要理由?人的生活又是否可簡化只以數字去代表和說明呢?如你說韓農的家庭年均收入有二十多萬港元,這叫多或少呢?我想這是不能抽空於他們生活的社會環境來看的。

我同情韓農只是將心比己。我只想,如果我生活在那種環境/情況/條件下,日子真不知道可以怎樣過。

說得對,真正的情況或要遠赴南韓才知道。早前無線的星期二檔案有集便實地訪問了農民遺憾我沒有看到,只從父母口中略聞。父母看後很感觸,很同情農民。

匿名 說...

鳳凰藍,我有很多負資產朋友,我很同情他們,切身處地想,我是他們,97時我也會作出同樣決擇,而現在回望歷史,實在不勝唏噓 ......

但除了同情,他們更贏得我對他們的尊重,因為他們不斷自強,為自己的錯誤決擇,默默承擔所有責任。

對於南韓農民,我只有同情.....

鳳凰藍 說...

由同情至尊重,是一種昇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