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8日星期三

口甜舌滑的爸爸

每當朋友說起爸爸,總是和嚴肅、寡言等形容詞分不開,而我就總愛炫耀自己爸爸的與眾不同。他不但多言,而且口甜舌滑,極度不嚴肅,但他的話總是逗得我很歡喜,讓我很感動。

那年,我發高燒,在睡得天昏地暗後,醒來便聽見爸爸說:「人人都會生病,很快就沒事了,病好就會長高了,又會漂亮了。喝點水,好好再睡一睡。」

那年,我入不到大學心儀的學系,哭着致電給爸爸,爸爸說:「不要哭,如果你真的很想讀,我打三份工也會供你去外國讀。」

那年,我拍拖了,爸爸說:「靚女,不要為了一棵樹放棄了整個森林,要為一顆星星放棄整個夜空。如果有天他傷了你的心,不用怕,還有爸爸,還有這個家。」

那年,男友第一次去我家,爸爸說:「我最痛愛這女兒,你要好好待她。」

那天,離家五個月後,爸爸在電話的另一端對我說:「靚女,生活慣唔慣啊?唔慣就返黎啦!返黎,爸爸照顧你!唔駛驚。」

家裏有這麼可愛的爸爸,不論我去到哪裏,去到多遠,去了多久,碰上了多少人,遇上了多少事,我仍覺得回頭有家,回到家我仍是公主。

6 則留言:

阿倫 森 說...

這篇文章,勾起了那天我在嚴寒裡哭著打電話回香港的時間,那刻自己真的很懦弱,只有家才可給予支持和平安。繼續珍惜你的家人。

鳳凰藍 說...

是的。離開家後,特別掛念家人。

jim 說...

你很幸福,好爸爸不少,但真的宣之於口來表達關心的實在不多,東方爸爸多是嚴父型的呀。

熊貓西西里 說...

好羨慕你和爸爸的關係這麼親蜜,不是每對父女/子都可以做到的!

鳳凰藍 說...

爸爸最特別是在我們長大後,仍會把我們當成小朋友,仍很喜歡逗我們笑。

Ruth Tam 說...

So envy! That's really great you have such a good fa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