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2日星期六

遺失婚戒

一切發生得這麼突然,何時何地如何發生,我都不清楚,只知道那隻本來套在左手無名指上的那白金婚戒不見了。

一刻之前,我明明還戴着它,一刻後,它暗暗地消失無踪。

那天早上,我們還興高采烈地去喝早茶,有說有笑,很快樂。那天早上,我還如常地上班,輕鬆地處理電郵,然而就在我動筆寫字時,就在我寫字時慣性地向婚戒瞄一眼時——我發現它不見了。

我清楚地記得那天早上做過的事、經過的地方,卻記不起何時是和它見最後一面。

那天,基本是所有我遇見的人,都聽到了我遺失婚戒的事。同事們知道後,都劈頭問我:「天啊!是在哪裏不見的?甚麼時候不見的?」噢!親愛的,如果我知道答案,我實在不可能會遺失它。當然,我沒有這樣對他們說,我只是禮貌地笑了笑。我知道他們也不過是一番好意而已。人生經驗豐富的老板是唯一一個反應正常的人,他知道後,先是詑異地看着我,呆了一會,才搖搖頭地說:「I don't know what to say.」

聽過我遺失婚戒經過的人,紛紛提出不同的尋找方案,有趣的是大家不約而同地建議我一定要在洗手間仔細地檢查一下。明顯地,洗手間是各人失物的高危地方。

大夥兒都為我難過,說了很多安慰的話,說着聽着,我發現原來大家都有一個「遺失婚戒」的故事:有人說自己也曾以為不見了婚戒,但後來在家裏某角落找回;有人說有次母親的婚戒掉進水管,要父親拆管取回婚戒;有人說母親遺失了婚戒,父親先是為此大怒,但不久也消氣……故事的內容雖有不同,但結果都是大團圓結局的,主旨也只有一個:總括來說他們都是想說來安慰我,讓我好過點。這點我是明白的。

經過了一輪折騰,我宣佈放棄在辦公室的搜尋行動。其實那刻我還沒完全地失望,我安慰自己說,或許它留了在家裏某角而已。

回到家,知道你已仔細地找過,那刻我才知道它真的不見了。我難過得像心裏穿了個洞,缺了個口,很不舒服。你說那不過是物質而已,重要的是你還在。我問自己為何這麼重視它,我也答不上。

還記得曾幾何時,我不喜歡甚至討厭在手上戴上任何東西,手錶也只是在工作上有需要時才戴上的。訂造婚戒時,我們還特意挑選了最簡單的設計,最輕巧的款式,為的不過是不要為手指添上「負擔」。但自從那天,你在眾人的見證下為我戴上那小小的銀色指環,我卻沒有半點不習慣,它也在不知不覺間成了我的一部分。沒有了它,無名指彷在隱隱作痛,很不習慣。

晚上,和媽媽說起這事,還是忍不住哭了。媽媽也為我難過,不知如何應對。見她難過,我有點不忍,便說:「其實也興幸我們不是買甚麼巨鑽做婚戒,這次也不算大損失,否則真的心痛死!」媽媽聽後笑了,說:「對啊!對啊!再訂造另一隻吧!」

再訂一隻已經是不同的了。再訂一隻,我也不會再戴的了。

我曾阿Q地想,或許它不過是和我玩捉迷藏,過了一段時間後,它或許出奇不意地重現眼前……但如今經過了兩天,這想法已成了幻想、妄想……一切想法都隨時間而幻滅。事實上,它真的不見了。

4 則留言:

StupidHollyWolly 說...

對啊,不過物質而已﹗只要人在情在,有沒有戒指其實都是一樣﹗對婚戒的重視,某程度上我覺得是商人+電影聯手經營出來的。

個人而言,我覺得這個套在指上的小東西跟婚書一樣,作用只是提醒自己這個終身的承諾,尤其當自己軟弱時。丟了又不等同連承諾都丟了,所以沒什麼好哭啊﹗傻瓜﹗

我跟我的他都如此想︰買不太貴的,那丟了不用心痛,也可以久不久換換新款﹗不妨參考參考﹗

lifewithhope 說...

它已經跟著你呢...一直在你心中在你手中,所以不用難過!
我總相信有一天它會自己再出現.

鳳凰藍 說...

Holly,「丟了又不等同連承諾都丟了,所以沒什麼好哭啊﹗」哈!哈!哈!他也是這樣「罵」我的。其實道理我是明白的。

Life,謝謝你!

匿名 說...

小朋友,每個人都曾經丟過一次婚戒,後來都會找回來。好好等待失而復得的一刻吧。你不在意時,它便會再次出現。因此事而加深彼此的關愛和支持,你的得着不是更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