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7日星期一

六十年一遇


鏟雪後,我累不堪言。

你安慰我說:「這是六十年一遇的大雪啊!所以過了這場雪暴,下一場會是六十年之後的了。不用擔心。」

我沒好氣地說:「近年聽新聞,發現十分流行用甚麼十年一遇的水災、風災去形容所謂的特大天災云云,前年是四十年一遇、去年是三十年一遇、今年是五十年一遇……也不知道那些數據怎來的,很搞笑。」

你恍然大悟地說:「對啊!這次是六十年一遇大雪,下次可以是十年一遇、三十年一遇或者百年一遇啊!」

是的,下一場可能是明天。疲倦的我已不想多想了。

> > >

疲乏的我忍不住向媽媽撒嬌,說這裏痛那裏酸的。

母親溫柔地笑着說:「那裏痛啊?休息一會兒便沒事了。第一次,當然累啦!不過,你今日鏟過,明天再鏟時,身體就適應了,不會再覺得這樣辛苦了!努力!」

母親看事情總是正面,而我撒嬌總是屢敗屢試。
> > >
沒有為自己鏟雪拍照,倒拍下了鄰居的。

1 則留言:

Miss 說...

Hi, 曾經在此留言給你, 不知你是否還有印象. ^^
原來你已經移民到多倫多.
祝你一切安好啊!
有空的話, 來敝舍轉一轉. :P
http://blog.roodo.com/poplarswi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