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8日星期二

孩子要靜心

到底孩子為甚麼會這樣煩燥,這樣怨氣重?

* * *

某男孩愛跟着老師朗讀課文,老師還未來得及叫他先好好地聽再跟着讀,鄰行的小敏已離位,徑自走到他身邊,叉着腰氣憤地對他說:「好煩啊你!讀夠未啊?!」男孩一面驚慌。

小敏是一位一年級的女孩。

* * *

某學生缺席,老師問有沒有同學願意為其抄手冊,拿功課。小志爭着舉手,要幫忙,鄰座的林林說:「小志,你都住得唔近,做乜舉手?」結果老師選了另一位同學。

小志憤怒地林林說:「你都係唔想我幫佢攞功課,正八婆!」

老師驚訝小志的用詞,着他向林林道歉!他說:「呢個八婆係唔想我幫老師手!佢唔o岩!我唔會道歉。」然後轉向林林,再說:「八婆!」

小志是一位三年級的男孩子。

* * *

今天,有位男同學弄情緒,整節課都不斷地用鐵扣敲打桌面,發出噪音。老師軟硬兼施,勸止無效,唯請了社工來幫忙。整節課社工便在課室內進行輔導,而另一邊廂老師繼續教學。

期間,敲桌聲時大時小,周遭的孩子開始感到煩厭,你一言我一語地惡言相向。

小吉說:「癲佬!你好煩!停啦!」

阿子說:「停啦!聽唔聽到我講啊?信唔信我斬你既頭落黎?」

阿司說:「我聽唔到書啊!好煩啊!你不如去死啦!」

敲桌聲隨之而變本加厲。

他們都是一班三年級的學生。

* * *

老師著學生拿出詞語簿,為今天要寫的詞語起字頭。

老師在黑板示範筆順,小思埋怨說:「嘩!寫咁多,你係咪想寫死我啊?!」

小思讀四年級。那天老師不過要求寫十個詞語,每個寫三次。

* * *

孩子的話下下到肉,粗暴得很。乍聽還以為在和「爛仔」講數,回過魂來,看那張稚氣的臉兒流露出的憤恨,教人心寒又心痛。

親愛的爸媽,可否靜靜聽聽孩子的話?

14 則留言:

katana 說...

這拜託了香港特有之黑社會行為日常生活化產生的孩童有樣學樣後果。傳媒使用市井用語,所謂藝人談吐行為舉止比黑社會更似黑社會,最後家長也跟風,孩子一張白紙的心靈能不污染嗎

阿倫 森 說...

我相信有很多都是從電視學回來的。

MissLee 說...

不是電視學回來,也可能是從家裡學過來,而父母不阻止,便會養成習慣。所以家長教育十分重要。

匿名 說...

沒有父母管教的孩子特別曳!越學越壞!

最終只會變爛仔飛妹。

金子

Kyushu 說...

電視、雜誌、長輩三管齊下, 耳濡目染, 難怪。

回想小學時, Kyushu 有一段時間也粗言穢語出口成文, 再過後則慢慢戒掉, 學會如何收放。

另, 曾見過有三數位身穿校服的小學生於便利店裡以粗言穢語「唇槍舌劍」5分鐘, 內容空泛而粗鄙, 實在教人目瞪。

鳳凰藍 說...

孩子的成長環境讓他們耳濡目染學了一些粗話俗語,不足為奇!(但父母可曾為他們過濾過?)若只是說話,要改之,不難!然而,人心啊!要易之,難矣!我最驚訝的是孩子對別人包容能力之低、同理心之弱!!!語言背後道出的怨恨和煩燥,教人不安!見到孩子,想起他的父母,他的家……

StupidHollyWolly 說...

小學時候曾有位老師語重心長的教我們「己所不容,勿施於人」這道理。那位老師我早已忘了,但這句話對我一直起著作用。雖然當時似懂非懂的,但就是知道自己不想聽到的話、不想自己經歷的事,便不該說、做。

我總覺得教小朋友是非好壞是極難的事,因為有時連大人也搞不清。或許可教小朋友從自身感受出發,自己不願給人稱「八婆」的話,便先不該如此稱呼人。

鳳凰藍 說...

stupid cat,謝謝你!學習明辨是非黑白是一生的功夫,只盼他們有耐性去聽去學,「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eggsplash 說...

i heard that children are "genetically" selfish, their brain are "designed" to focus only on their own needs, so all those qualities you mentioned are for later, they won't understand much of it at this point of their life.
(eg. 包容、同理心)

the "anger" here are also different i think. the later 2 cases of grade 3,4 kids are really "experimenting" to hurt others by bad mouthing, whereas the first 2 kids are being themselves, just like kids -- they say whatever they want, ane they don't lie about their feelings.

actually i find that quite "healthy", although the words are vulgar. we should look deeper than just the coarse language they use,
and encourage kids not to suppress their own feelings, (but maybe in a politer way).

eggsplash 說...

u know what? for the 2nd case, I don't think he used the wrong adjective here: his female classmate is really a 8 por.

8 por are females who likes to nose around, minding everyone's business except themselves, and their eyes go red whenever a good deed is done. reminds me of a local poltical party. ;)

while reminding the boy not to use vulgar words, i think you should look on to the girl as well, as to why she stops others from helping, while she's not doing anything. i think that's the REALLY scary part.

sorry, no chinese wp in this computer so i had to type in eng.

鳳凰藍 說...

eggsplash,是的,年幼的孩子都較自我中心,所以要求他們顧及別人的感受,三思而後行/後言是有難度的,或者正如你所說若強要求他們這樣做,某程度是壓抑了他們的情感。然而,情感是否應該肆無忌憚地宣之於口呢?又或是否因這是他們的「真情」而容許之?我不介意孩子說了心中的話,但我覺得有些基本的待人之道/價值觀/禮儀是應該向他們加以教導/指導,而因孩子還小,許多時候,適當的管制我更覺得是必須。畢竟許多時候,孩子的行為或其宣之於口的也不過是剎那的衝動,然而那衝動是可以造成很大的傷害。

關於「八婆」事件,當時其實還有很多人在舉手,我問了誰住得最近缺席者的,才選那位。當時女孩是好奇地問男孩,男孩激烈的反應,令我不解。

eggsplash 說...

我不贊成罵人
大人小朋友都不好
我都贊成要教
但我們不得不承認
小朋友一樣會有RAGE
要知道背後的原因
才能教得入心
否則只會令他們變成陽奉陰違的人
在大人跟前扮乖
背後成為小人

以八婆事件為例
我想關鍵在於"當眾"
臉子這意識可能是天生的
這位小朋友天性許比較敏感
他當眾被揭穿了一件事(住處)
可能是一件小事
甚至不是秘密
也不是壞事
但也會立刻讓他尷尬起來
讓他有狗急跳牆的感覺
不知你有沒有類似的經驗?
更不用說後來因此沒被選上了
在那時那刻
以他的角度來說
他也很委屈
老師要他當種道歉是很難做到的
那一句"八婆"
包括了複雜的心情呢

事實上
好多幾十歲的人都做不到當眾道歉呢
小朋友
慢慢教吧

Apsara 說...

看這些,不由想起以前教書時的遭遇。

學生會說這些,往往是在家庭中薰習而來的,這一點家長無可推卸責任,至於是跟家中的「人」或是「電視」學的,都不是教師可以獨力挽回的。唯有長期堅持豎立一些正面的學習形象,讓孩子偶爾想「轉台」時有得選擇。

我以前教的是中學,有一個很經典的例子:有一個家住鴨察街附近的學生(我提這點絕對有象徵意義),到中三開始拍拖,第一個小女友是 平地斯文天主教女校 的,於是那段日子他拜託所有同學老師,當他一講粗話就摑他一耳光──要我們幫他戒掉其實在友儕中已不算嚴重的粗口。
過了大半年,「換畫」了,換了個 斜坡百年老店轄下豪放男女校 的女友,不但粗口變本加厲,還外加染髮抽煙逃課外活動。
暑假回來,整個人恢復「純品」,原來是做暑期工的地方,老闆比較信任不染髮不說粗口的員工。

因緣條件可改變一切,此之謂無常,因為有無常,所以希望常在啊。

睡 公 主 說...

現時的社會
早將孩童們熏染得不倫不類
加州的孩童們更令人跌眼鏡....
我認為﹐
這是社會/科技進步的副作用...
還是讓我們回到原始時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