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7日星期日

家傳秘方

帶衛兒去茶樓喝茶﹐他的紅臉兒引來不少眼光。光顧這茶樓多次,還是頭一次有這麼多人過來和我們搭訕。可見這天衛兒的臉確是有點嚴重。

~ ~ ~
點心阿姐甲端來我們叫的點心,一見衛兒便說:「他的臉兒怎麼了?一塊塊紅色的。」

媽媽對別人的眼光與好奇已處之泰然。答:「敏感啊!」

點心阿姐甲一邊把我們叫的點心放在桌上,一邊說:「你有沒有試過用馬蹄汁幫他敷臉?」

「吓?沒月啊!」其實馬蹄我們也很少吃。

「你可以去買一些馬蹄,切開一半,擠出一點汁液,輕輕地擦在他的患處,就會好了。」點心阿姐甲認真地說。

「哦。」媽媽半信半疑。

「真的!我兒子小時候也試過這樣。我媽教我用馬蹄汁,一擦就好了。你試試。」

「好的。謝謝你。」媽媽由衷感謝她的關心。

點心阿姐甲是一位五十來歲的女人。

~ ~ ~
侍應乙過來為我們的茶壺加水。

「咦!你的小朋友敏感啊?」侍應乙其實走過了好幾次,這次還是第一次和我們說話。

「對。」媽媽邊咬着腸粉,邊回答。「怎麼你一看就知道?」媽媽好奇問。

「當然,我女兒小時候也是這樣。」侍應乙仔細地端視衛兒的臉,然後說:「你試下用金銀花沖水幫他洗一洗患處。金銀花清毒啊!」

「哦。」媽媽仍在咀嚼腸粉。

「對啊!我女兒小時候也試過這樣,就是用金銀花水治好的。那是我媽媽教的。」侍應乙再看看衛兒,接着說:「你試一試金銀花水,用溫水開就可以了。小朋友的皮膚幼嫩,很容易敏感的。醫生開的藥多有副作用,少擦為妙。」

侍應乙是一位三十來歲的女人。

~ ~ ~
點心阿姐丙推着點心車停在我們的桌旁:「他的臉兒怎麼這樣紅?有沒有帶他去看醫生啊?」

「有啊!」媽媽答。

「有藥擦的,對嗎?」點心阿姐丙一臉憐恤的眼神看着衛兒。

「有。」

「擦了藥嗎?」點心阿姐丙的眼睛沒有離開過衛兒。

「擦了。」

「擦了,應該很快好的。」點心阿姐丙的視線依依不捨地離開衛兒,繼續推着點心車到別處賣點心。

點心阿姐丙是四十來歲的女人。

~ ~ ~
離開酒樓的時候,我和衛兒在門前等爸爸把車開來接我們。

帶位阿姐丁走過來看衛兒。

「他的臉兒怎麼了?」

「敏感啊!」我就知道她會問。

「噢!」帶位阿姐丁,抬起頭想了想,又再看看衛兒:「有試過用煮過的米水幫他洗臉嗎?」

「沒有。」

「以前我奶奶有教過我用。米水是純天然,沒有副作用,煮飯時,水滾就拿一點上來用,很方便,試試啊!」

帶位阿姐丁是位四十來歲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