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0日星期二

人生如戲

真人真事,卻發生得如此戲劇化。

> > >
朋友甲高興地拖着女朋友和大家見面。

倆人拍拖近半年,這次還是大家初次見他的女友。曾多次聽朋友甲稱讚女友如何細心,倆人如何合拍,所以特別期待見其盧山真面目。

這晚終於相見,甫見面,不禁呆了,好熟稔的面孔——這不是數年前與某君拍拖的女子?

當年我和某君雖交往不深,但也曾一起吃喝玩樂,也曾與他的前度有數面之緣。想不到,在許多年以後,我和某君已失去聯絡,卻在另一個朋友圈內與他的前度相見。這世界真細小。

這晚,朋友甲喜孜孜地向各人介紹女朋友,女朋友親切地和各人打招呼,包括我。我們雖有數面之緣,但現在看來,她不認得我了。或許我也不該認得她。

> > >
朋友的父親腦癌第三次復發,由於高齡已不適合動手術;由於試過化療藥療無效;基本醫療上可以做的都想過、試過、做過,醫生說,現在沒有甚麼可以做的了。剩下的日子多少,就只是看病人的意志力了。

但姑勿論朋友父親的意志力有多強,他剩下的日子也不多,畢竟他已是一位年近八十的老人。何況,這已是他第三次病發,意志已極度消沉,躺在病牀、受盡病魔折磨的他,在妻兒面前流着淚寫下一個「死」字。家人的心都碎了。

在父親最後的日子,家人想盡量完成老人家的心願,其中包括朋友哥哥的婚事。婚事一早在計劃之中,只是略為提早數個月。當大家懷着複雜的心情去準備婚事時,母親決定把自己當年的嫁妝——龍鳳鈪送給未來媳婦。

豈知,本來收藏在與父親共名的保險箱內的金器與珠寶早已不翼而飛。

母親傷心欲絶。在家人陪同下,母親與卧在病牀的父親對質。父親親口承認是自己是取了保險箱內的所有金器與珠寶,並一早變賣兌現,所得的金錢早已花光了。這對於一直信賴老伴的母親,簡直是晴天霹靂!母親完全接受不到這事實,為此哭得死去活來,精神接近崩潰。家人無不氣憤至極點,甚至有兄弟姊妹表示不願再去醫院探望臨終的父親。

朋友嘆道家人(包括她自己)對父親的感情由不捨得至厭棄也不過是短短數星期之間的事,世事無常,難以計量。

1 則留言: